生活 - 參加告別式 - 再見了大爹

今天參加了一場告別式,是半夜的視訊告別式,原因是告別式辦在美國,加上今年有疫情,所以加開了視訊。我是後生晚輩,可以做的和比較適合我做的,就是參加視訊了。

是我大爹的告別式,我們家長輩老家的話叫做"大爹",就是大伯的意思,從小都是叫大爹,二伯、三伯就叫做二爹、三爹,所以我也習慣這樣叫。

大爹是華僑,所以參加告別式的來賓,幾乎都是美國人或者華僑,當然也幾乎是說英文,我英文爛得可以,所以大概只能聽一半。

美國的告別式

美國的告別式感覺還不錯,不過這場應該比較特別,這是我看過最沒有宗教成分的告別式。

場地跟台灣的還蠻類似,就是有一個大廳,裡面的椅子比較多像是教堂的長椅,不過因為我大伯不是基督徒,所以不是用基督教的方式,布置也很簡單,前面放一張照片,幾束花,側邊有一個講台。

流程也很簡單,親友輪流上去說一段,大部分都是說一段回憶、往事,大部分是開心的事情。有的人說英文、有的人說中文、也有中文一句、英文一句,交叉著說。最後說祝福的話,像是:一路好走、RIP 等等,再換下一個人上台講。參加者的穿著都是全黑色,男生穿西裝打領帶,女生穿套裝,還蠻莊重的。

最後再放一段簡短大概兩三分鐘的照片和影片之後,就結束了,離開的人起來鞠個躬就離開。全程只有一個小時又15分鐘左右,比想像中的快,也比台灣參加過的還快不少,沒有政治人物、地方代表什麼的,就是親朋好友。

再見了大爹

看的過程中雖然英文的幾乎聽不懂,不過其他親友的往事,我也是幾乎都沒什麼參與,因為碰到的時間其實很少。我看著看著回憶是一直跳出來,心情也是蠻複雜的。

我小的時候,我爺爺還在,所以每年大爹都會回來看爺爺,我記得每年我都很期待,因為大爹會買禮物給我,像是一些玩具、書,常常都是讓我很意外地喜歡。

玩具來說,我記得小時我最喜歡的是一台遙控車,現在看不知道哪裡好玩,就是在家裡客廳轉阿轉的,就覺得很好玩了,那時候就是玩到沒電、充電、再玩到沒電、再充電,直到玩的時間到了,再收起來,最後也很快給我操壞了。當時好像才三五歲吧,那時候我家這比較鄉下,好像也沒什麼賣玩具的,大部分都是玩市場、或者文具店有賣的小玩具,百貨公司的太貴了,還有一種就是接收親戚家小孩的。所以看到一台遙控車,真的是很驚奇。

之後年紀比較大了,會識字了就轉成送書了。我記得我最喜歡的是一本是像百科全書,非常厚重一本,比電話簿還大本,還是彩色印刷的,裡面就是什麼都有,大部分是介紹物品、生物,項目很廣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,從太空梭、星球,到一些花、草、貓、狗、動物等等,會說一些誰發明的、用途、地理之類的,有點像是維基百科,不過內容沒那麼多,但是對於從小就很宅的我來說,很像在探索世界,加上看著看著學了很多字,雖然一開始大概就是看看圖片。

不過爺爺過世之後,大爹也就很少到台灣了,定居在美國。大部分聯絡還是電話比較多,就是逢年過節一通電話祝賀一下這樣。有幾次跟我比較有關係,因為我爸先過世了,所以大爹總會有點擔心我的發展之類的,那時候我才大學,大爹還是希望我可以多讀書進修之類的,說可以幫我寫推薦信之類的,我是婉拒了,因為我真的不太嚮往讀研究所,我比較駑鈍,研究對我來說太辛苦了,哈哈,加上我覺得我沒這本事考進去的話,我也不太適合。

起先好像有點太委婉了,可能溝通上不太順暢,還是讓老人家擔心。後來幾年之後,我比較清楚的表達,說我工作了,生活不是問題,而且做得開心,這樣我就很滿足了,笑著說不用擔心啦,大爹聽了之後才比較放得下心,還說過得不錯就好。而其實我也鬆了一口氣,哈哈,因為雖然是上一輩,但是差了40多歲,有點像是爺字輩還在為你擔心的感覺,壓力其實不小。

最後一次給大爹通電話是半年前,和我說他覺得80歲也活得可以(足夠)了,他和癌症相處幾十年了,生理和心理都飽受折磨,幾年前看到他的時候,體力已經很弱了。在告別式看到過世前最後拍的照片,變得非常瘦、虛弱到有點認不出來,可見癌症療是真的很痛苦。

說最後離開的時候是平靜的,我想也算解除了身體的痛苦了。我關於大爹的印象大部分都是在小時候,後來長大比較都是聽親戚、家人說的,通常都是說他有什麼發明、成就、多聰明、對科學有什麼貢獻等等,其實對我來說,更像是一個慈祥的、照顧晚輩的老爺爺。

如果說死後真有另一個世界,那可能可以去看我爸,他可能在演戲,或者去找叔叔應該可以一起下棋,但過去了應該先找爺爺和奶奶,和他們聊個天吧。

希望離開的人都好好安息,再見了大爹。
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不到三百塊台幣($10)的Windows 10序號可以買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