牙周病2 - 深度洗牙+拔一般智齒

7/15又到了台大新竹分院

這幾天因為其他事情都沒睡好,今天一早頭還暈暈的就去看預約的牙醫。

今天要做深度洗牙,預約早上9點,我8點40先到櫃台報到,在等候區等待。一大早牙科部人真的不少,座位都是坐滿的,我看沒幾個位置,進進出出的大多老弱婦孺,我還是站著等好了。

快到9點醫院就有廣報要開始看診了,從櫃檯後面的小窗看到預約的黃醫師已經在看診了,實在很辛苦。我今天才知道牙科部9點才開始看診,我之前都預約下午診,沒看過早上的,早上診真的很忙碌,在我之前看診的,應該是臨時加進來的,牙醫感覺有很多臨時狀況要先處理的感覺。

等沒多久,換到我進去了,看護士準備了工具,好幾把前端像是鉤子的工具,還有一支針。針應該就是麻藥了,看電腦螢幕是我的牙齒照片,桌上放著我牙周病一堆紅字的表格。

在等醫師進來的時候,我想到我今天早上幹了一件蠢事,後悔不已。就是我早上吃了肉圓...,醬汁有蒜味,不...。雖然我之完早餐之後有刷牙,但是我感覺得出來,我嘴巴有蒜味...,天啊...,尷尬到爆,要做這麼複雜的治療,還要忍受我嘴巴裡面的大蒜味,早上吃時候真的忘記了,心理實在感覺很抱歉QQ,下次會改進的...。

醫師進來

醫師說這次先做右邊好了,我說好的,我還問是上下都做嗎?醫師說是的,今天可以右半部上下都做完,我再問那上下都打麻醉嗎?醫生說是的,然後醫師跟護士說再拿給他一支麻醉針,我問會不會痛,醫師親切地說有點緊張對不對,打了麻醉不會痛的,我就說好的,就準備開始了。

深度洗牙

看了幾次知道黃醫師很溫柔,讓我放心不少。蓋了臉之後,先打兩支麻醉針,第一支我真的沒什麼感覺就打好了,第二針有一點點感覺,但是還好都還受得了。在等麻藥發揮的過程中,醫生看看我刷牙情況,說有進步了,一些邊邊都有刷到,只有智齒和下排幾顆要加強,智齒有一顆只有一個小角露出來在很邊邊,之後再看要怎麼處理。

上次看診之後,我真的有比較乖乖刷牙了,飯後除了刷牙還有用牙間刷和牙線,不得不說一下,牙間刷比想像的好用,常常刷完牙,用牙間刷還常常可以戳出食物殘渣,這些渣沒弄出來,應該就會在牙齒間腐敗。搞不好以前常常發炎,都是有殘渣卡在裡面沒有清掉。

很快地麻藥發揮作用,我右半嘴巴都沒感覺了。醫師還很貼心問要不要漱口,會不會苦苦的,我似乎沒有感覺到,那就開始洗了。

因為臉被蓋起來,我看不到,但是感覺得出來是拿工具在刮牙齒,而且還蠻大力的,好多次整個頭都會被輕微帶動的感覺,會聽到很像拿叉子在剉冰,沙沙的聲音,應該是伸進去牙齒埋在牙齦下的地方刮牙結石。

還蠻費工的,我沒有很多顆很嚴重,應該都是上下後面各兩到三顆是比較嚴重的。但是這樣刮一顆感覺就刮了好幾十下,然後再用水洗,上排洗完換下排,我下排的牙齒比較有感覺,但是也不會感覺到痛的程度。半邊的嘴,這樣刮下來感覺也要幾百下,想到我牙齒還有一堆頑強的菸垢,手一定超級酸的吧。

張嘴的過程,我可以聞到我嘴巴的大蒜味,實在很抱歉...。這樣半邊洗下來超過半小時,然後起來漱口,我先含一口水,一漱,水就從右邊嘴唇漏出來一點,看來這麻藥很給力。我緩慢地幾次輕輕的漱,然後吐掉幾次,看來流了不少血,戴起眼鏡順便偷看一下鏡子,對比一下右半邊洗過的和左半邊還沒洗的,菸垢都洗掉了耶,好久沒看到牙齒內側這麼乾淨了,哈哈。

臉下半部還是麻麻的,醫師說我智齒還有三顆,之前拔掉的臼齒後面的一顆,可以看要不要做矯正,補到臼齒的位置,如果不要做的話建議是拔掉。另外兩顆智齒就建議都要拔掉,一顆已經長出來的,但是沒有作用,可以下次順便拔,這樣少打一次麻藥,另一顆就轉給口腔外科拔。

等等。我馬上問:「轉給口腔內科拔?」

晴天霹靂的消息

黃醫師在這只做到月底了。


我之前也曾經想過這問題,看幾次之後,我感覺他就像天使一樣來拯救我一口爛牙,但是天使還是會離開,難怪天使都有翅膀。我還是好奇的小聲問問,不在這做了嗎?他說他要回台北了,感覺得出來,她回答的時候神情應該是開心的,我表達了解之後,心想這樣也是好事吧。

接著醫師說下一次做另一邊治療之後,要等一個月之後再復診,重新做一次牙周囊袋深度的檢查,看復原狀況,之後會轉給其他醫師。智齒的部分一顆要不要矯正的可以考慮一下,下次再跟他說,看要轉給矯正科矯正,還是口腔外科拔,決定好之後他來安排,一顆下次拔,一顆給口腔外科。

醫師還是好意提醒少抽菸吧,當然最好還是戒掉。下一階段的治療,抽菸的話會增加失敗機率,沒辦法戒菸的話,可能沒辦法做,應該還是會重做第一階段這樣重複下去。

再問需不需要止痛藥,通常這樣洗完會有幾天脹脹的感覺,一般不需要,我想我也是不需要的,就沒有開藥了。然後醫生說我有一塊應該是以前補的掉了,我說對的,我有顆牙齒的一角總是感覺有點尖尖的,醫生說下次再幫我檢查,還有其他牙齒也再看一次,看有沒有也缺角的。

看診就結束了

還是一樣的,和醫師說了謝謝之後出去等單子。原本想說些祝福的話,但是知道消息有點太震驚了,導致詞窮,加上好像還是下一次再說比較好。

之前也想過這問題,給很不錯的醫師看診,但是療程結束之後,再來掛號應該也是看診所來分配看給哪個醫師看,不一定都是同個醫生。而且醫院的醫生和公司職員一樣,也是來來去去的吧,所以長期也不會永遠都給同個醫師看診,雖然有點小小的失望,但是這就是現實只能接受了。何況這麼好的醫師,我也覺得可以去更好的環境或進階之類的,我不清楚醫療體系是怎麼升級之類的,哈哈,反正總是往更好的方向發展是好的,也是值得的。

回家之後

睡了一下,麻醉退了,感覺還不錯都沒有痛,嘴巴裡面也沒有什麼怪怪的感覺,只有牙齒表面舔起來比較乾淨,沒想到這樣洗居然不會痛,看來只有心理感覺害怕而已。

想想戒菸吧,其實上次看門診戒菸之後,還是有斷斷續續默默的試著戒菸幾次,但是每次戒菸,生活整個步調亂掉很快就會開始亂掉,又開始憂鬱、失眠、多夢、作息會亂掉之類的,沒過幾天就受不了了,雖然知道這是短期的,可能忍過了就沒事了,但是還是不好過這關。難歸難,之後還是可以再挑戰看看。

最後,希望下次和這位醫師最後一次看診,之後她可以幫我安排溫柔一點的醫師,說真的牙醫真的很讓我害怕和緊張,我家的人,除了愛漂亮的,好像都不太看牙醫,寧可牙齒掉光也不想去看,何況還有不少親戚,活不了太大年紀,也沒有擔心牙齒問題就先登出了。

總之,希望順順利利,不然我猜我過不久,也可能就想放棄治療了,哈哈。

7/21洗另一邊和拔智齒

這次要洗另外一邊的牙齒,上次洗完,感覺真的沒有那麼可怕,雖然刮的時候感覺醫師十分用力,但是回家其實感覺和做之前差不多,沒有受苦的感覺。

這一次還有另一個任務,就是要拔掉一顆左上的智齒,醫生建議拔掉它,我左下的很久以前已經拔掉了,所以這顆完全沒有用途,留著只是徒增刷牙難度和影響前一顆臼齒而已。答應的時候爽快,但是說真的我怕死了。哦,還有醫師有提到風險,有可能拔這顆智齒會有和鼻子貫通的風險,如果發生了還要做手術去補,但是機率不高,我說好的。

先深度洗另一邊牙

感覺我左半邊似乎更難洗一點,或者應該說刮,可能牙齒比較多吧。先打了麻醉,我好像越來越適應麻醉針了,其實真的是一點點痛而已。這次洗到我前面犬齒的時候,我舉了手,因為感覺有點痛,醫師又幫我補了一點麻藥,大致上都還順利,我自己感覺是左半邊狀況好一點點,畢竟右邊已經拔掉一顆臼齒了。

拔左上智齒

這次我最怕的部分來了,這顆智齒是整顆長出來的,但是是往臉頰的方向長,我已經習慣它在那很久了,非常不好刷,而且有時候會和前面的臼齒縫之間卡東西,但是我怕拔牙,所以一直不想處理,一放就十年過去了。

醫師再補一針麻醉之後,開始拔,像是上次拔臼齒一樣,聽到喀喀聲,它就被取出來了,感覺真不錯,拔得真快,還有好像是沖水確認一下有沒有和鼻子貫通,還好沒事。接著醫師開始縫,上了麻醉不知道狀況是什麼樣子,心裡面有點怕怕的,縫好了之後塞了紗布,醫師說下一次回來拆線,一樣咬一個小時,然後血要吞進去不要吐出來,不要用吸管等等。感覺這次是順利的,好險好險。

看診結束和回家

這次有開止痛藥和消炎藥,我是乖乖吃完了。其實感覺很好,只有感覺那塊有一點點脹脹的,臉沒腫,我甚至連冰敷都沒敷,沒痛,加上這次有縫,感覺血在裡面更牢固了。

再來感覺好的很快,回家之後一小時吐掉紗布好像就沒流血了,晚上還出去逛逛小店,第二天我就吃雞排了,哈哈,不過是用另一邊牙齒吃就是了。幾天下來,嘴巴味道還是很可怕,而且會有點鹹鹹的感覺,可能是凝固的血塊味。大概五天血塊似乎就融掉了,那牙洞感覺也好了,再來就是等回診拆線。



7/27 回診拆線和安排後續治療

心理還是覺得有點小遺憾,給這位黃醫師看診感覺真好,也都很順利,可惜她要離開這間醫院了。還有另一方面感覺小害怕,因為不知道後續會給哪位醫生看,有種不確定感。

下著小雨的日子,今天坐個計程車去,下午三點半看診,三點我先到診所報到,外面在等的病人依然很多,難怪路上超多牙科診所,永遠都是爆滿的狀態。

到牙科部

今天醫師依然很忙碌,拆線只是小處理,所以看到醫師在一病床位看完一位病患,轉身就到我的病床位看診,感覺十分辛苦,中間沒有休息的空檔。醫師先問狀況還好嗎?我說很好,然後就拆線,拆得很快,拆完之後醫師順便洗一下,有問我是不是有用牙間刷和牙線,我說有,他說刷的還蠻乾淨的,繼續保持,我還蠻開心的,畢竟這幾次看診期間回家我都學乖了,三餐好好刷牙、用牙間刷和牙線,而且也不吃消夜了,因為懶得再刷一次乾脆不吃,哈哈。

拆好了之後,感覺真不錯,這次拔智齒的感覺真的很好,沒有感覺痛,也沒有多受苦的感覺,希望之後幾顆也是這樣。

預約後續治療

醫師幫我預約了一位醫師做後續牙周病治療,也寫給我名字,說那位醫師之後會打電話給我,再跟我約時間,因為人比較多一點,所以安排會慢一點。還有要繼續回診,我牙周病的狀況比較嚴重,我覺得有種叫我不要烙跑的味道,哈哈,像前幾次看診回家後說的,我還真的有過這種念頭,牙周病治療感覺就是會要來來回回的回診,可能會幾個月、半年之類的長期抗戰,我猜也很多人做一半就放棄不做了,不過我還是會乖乖做下去,和醫師說好的。

我還有提到,之前拔掉的臼齒的前一顆,用力咬下去會有點痛痛的,他說之前有提到那顆狀況也不太好,很有可能要做其他治療甚至拔掉,還要追蹤後續復原的情況,他也會跟後續治療的醫師說。醫師說"之前有提到",我想這記憶力也太好了吧,我還記得我拔的那天醫師有說一樣的話,哈哈,我是怕她忘記所以特別提一下。那顆有這樣有一點痛的狀況,其實有好幾年了,也是我一直放著爛,被拔掉的那顆則是已經病入膏肓,還岔了出去,希望這顆還有救...。感覺真好,我覺得我每次形容哪顆牙齒的方式都笨笨的,我都用相對位置的方式說,還好醫師都知道是哪一顆。

還有一顆我右下的智齒,他幫我預約口腔外科,那顆是埋在下面的水平智齒(沒記錯的話),我問是不是要切開那樣,他說對的,上次他有跟我提到那顆的風險,最嚴重的狀況是影響到神經,以後那塊都會麻麻的,但也是機率不高,他說之後處理的醫師會再跟我說一次風險。雖然我表情淡定的說好的,但其實已經讓我嚇破膽了。我大學的時候拔左下角的水平智齒,很困難,最後是弄成好幾塊,拿出來的,而且臉腫了好幾天,而且麻醉退了之後痛的要死,之後我聽到智齒就害怕,希望這次體驗會好一點...。至於臉麻的風險,我是希望不會遇上,但是也不至於感覺害怕,麻還好,我怕痛!

該說再見了

最後還請了醫師開張診斷證明,這診斷證明的故事後面再補。我看到醫師再幫我開證明的時候,下一位病人正在旁邊躺著等,很想要好好感謝醫師這幾次的治療和祝福她之後順利,不過醫師真的是太忙了,感覺耽擱他幾秒都不太好意思,醫師開好診斷證明和繳費單子給我之後,我趕快說一下,最後一次了,祝你之後順利唷,醫師還是依然很客氣的說謝謝和掰掰,我也說了謝謝和掰掰,他馬上轉個身,看下一位病人了,還聽得到他跟下位病人說不好意思,然後看診。

離開牙科部,我就去樓下繳費了。之後幫我做牙周病治療的也是姓黃的醫師,我看了一下醫院的網站,似乎還沒有加上去,可能是新來或調來的醫師吧,看的出來新竹台大牙科這麼忙碌,一位醫師離開,病人直接分給其他醫師應該也是忙不過來,醫院感覺跟公司很像,人也是來來去去的。

暫時告一段落

我貪心的希望接手的醫師,人也這麼好,哈哈,不過還是別設想太多比較好才是。先要面對的是下一顆,比較麻煩的智齒,看單子是給口腔外科的柯醫師,是位主治醫師,等級比較高的醫師,就像我之前觀察說袍子比較長的那種,應該是沒什麼好擔心的。但我也不敢太確定,新竹台大牙科的掛號方式好像蠻複雜的,或許也可能是其他住院醫師處理也不一定,這就是到時候看了才知道了,總之下次預約時間更久,要等三周,我可以不用那麼早緊張,先慢慢等,哈哈。

想起之前問黃醫師怎麼離開新竹台大,他只說了要回台北,不知道是到台北台大?還是到台北其他診所?是進修?還是看診?還是做其他事?我其實很想知道,但好像也不好多問,也不該多問,畢竟如果真的到台北看診,太遠我也不會去看了,哈哈,如果是其他發展,好像我也問太多了。還有個點,我也覺得有趣,我都不知道醫師長什麼樣子,因為永遠都是戴著口罩、髮套、護目鏡和袍子,其實只能看到眼睛的區域,如果沒有戴這些,如果在路上應該是真的不會認出來,醫生還真的是蠻低調的職業。

好像我又聯想太多了,總之,感謝這位黃醫師,除了治療都很順利,還讓我在台大新竹醫院有很好的體驗,其實我蠻怕新竹台大醫院的,我來應該有到百次,都不是我看病,而是家人生重病、急診或者要跟家人說"再見"的狀況,印象中都是難過哀傷的記憶,這次總算有點不一樣了。隨時間過去,這位很好的醫師去其他地方發展,而我在這繼續治療,不管之後怎麼樣,前面的這段過程,已經變成是我的一段很好的記憶了。



診斷證明的故事

這說起來還蠻尷尬的,在我第一次到新竹台大看診之後,我有次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問我媽說拔牙保險有沒有理賠。我好像出生沒多久,我媽就開始幫我保險,就是幫親戚做業績買的那種,其實我不知道保險,也沒想知道過,一來是我不知道受益人要寫誰,二來是我總覺得保險很麻煩。

問了這一下,好了,我自己找的麻煩...。我趕快接著說,我上網查查好了,可是來不及了。我媽聽到"理賠",馬上想到"有錢拿",狼性馬上就出來了,馬上就去聯絡保險業務,第二天表格用掛號寄到家裡,我媽就說要請醫生開診斷證明,我就說我還沒拔(當時還沒拔),要怎麼開...,我媽就說好。

但是之後每一次看診,出門、回家,還有出門前一天、回家後一天,加上不定期的,可能是吃早餐、喝水等等,還有Line,我媽都會提醒"要醫師開診斷證明",直到幾天之後我受不了了,看一次才170塊,可以讓我先好好養病嗎...,而且拔牙真的能理賠嗎,我怎麼查網路上說要"手術",我媽聽到之後,感覺他的理解是"可能會沒錢",於是馬上中斷談話,我媽就迅速回房間打電話給保險公司。

過十幾分鐘之後,我媽又出現了,他說有縫就說可以賠了,你有縫對吧?我說上一顆沒有,這一顆有(智齒有縫),下次去拆線,但真的是"有縫"就可以嗎。我媽說反正就開診斷證明嘛,我們家拔那麼多次都沒有申請理賠過,很虧什麼的等等,接著又過了幾天直到去看診,有節制一點但是還是會"提醒"一下。不過我後來查一下可能真的可以賠,上網看是說以前的保險沒有寫很細,拔牙是比較有彈性的,我這保險可能有30年吧,應該是舊式之類的,其他細節等等,甚至是哪種保險,我就實在不清楚了。

跟醫師說要開診斷證明的時候,有問是不是要給保險公司,醫師說通常這種保險沒有賠,但是還是可以幫我開,我只說好的,麻煩了。其實說是給保險公司,更應該說是給我媽的,哈哈。最後是拿到了診斷證明,就是照事實寫的,再來就看我媽去跟保險公司周旋了,不知道可以拿到多少,如果沒多少錢或沒錢,我反而希望可以安靜地好好休養。

不過我也不該期望可以安靜休養,因為還有其他顆牙齒要拔...。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京東 台灣購物紀錄和物流追蹤心得分享 - 購買Oneplus 7 pro (1+7 pro)

不到三百塊台幣($10)的Windows 10序號可以買嗎

2020年1月 電腦組裝 菜單選購 推薦配置 文書&遊戲機

京東全球 台灣退貨 折騰全紀錄 - Oneplus 7 pro手機買到翻車的啦

優化顯示卡和遊戲畫質設定(Geforce Experience)基本設置